本報記者 王晨 通訊員 門開闊《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09日07版)
  12月7日,沈陽一城管工作時間開公車到公園玩真人cs。華商晨報記者 楊大海攝
  12月7日15時,在沈陽市蘇家屯區勞動公園內,印有“行政執法”字樣的執法車旁,十餘人正在進行真人CS游樂活動。
  “我就公車私用了,怎麼的?大不了整網上了,整完,全臨時工墊底,怎麼的啊,我怕啥啊。”面對記者詢問,這名城管與一名記者發生衝突並腳踹記者。
  沈陽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蘇家屯分局證實,該城管石某確實為分局“臨時工”,目前已被開除。
  會不會有臨時工“頂包”?對於採訪該當事人的請求,該局組織委員姚玉華稱,當事人現在聯繫不上,只能提供給記者一份臨時工合同,合同上無照片。公安部門可證實石某確實為昨天的當事人。
  華商晨報記者楊大海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他們12月7日13時接到舉報稱,在沈陽市蘇家屯區勞動公園內,一輛標有“行政執法”字樣的公車停靠在路邊,車上人員下車後進入公園打真人CS。他們隨即來到該公園,看見正對公園北門的馬路上停有3輛汽車,其中車牌號為遼AC7N92的車輛車身上印有“沈陽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蘇家屯分局”字樣。十餘名身著迷彩制服、戴頭盔的男女,手持電子槍、對講機,在車輛旁邊的廣場、樹叢中追逐,正在進行真人CS游樂活動。
  據楊大海介紹,20分鐘後,游樂人群中的一名男子走向執法車,當被詢問是否為執法局工作人員時,該男子出言不遜,還衝向正在原地採訪的記者,抬腳踢中一名記者腹部,在記者外套上留下清晰的泥土腳印,被打記者報了警。此時,參加游樂的人員陸續上車,準備離去。記者要求男子等待警方到來,男子表示:“報警上我單位等我去。”隨後駕駛執法車離開。
  在楊大海拍攝現場圖片時,一名身著警服、佩戴警銜肩章的男子下車,走到他面前,要求他交出相機,隨後做出搶奪姿態。
  楊大海問:“你是警察嗎?”
  穿警服男子回答:“我不是。”
  “不是警察為什麼穿警服?”
  “警服是我買的,不行嗎?”
  此時,接到報警的蘇家屯區解放派出所民警趕到現場。警方以強制手段讓其脫下警服,並帶往派出所。警方向該男子和被打記者進行詢問筆錄,表示將嚴肅調查此事。
  中國青年報記者今天在沈陽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蘇家屯分局獲得了一份《關於區行政執法分局石某開公車私用一事處理意見》。該《意見》稱,當事人石某系蘇家屯行政執法分局合同制人員,2014年12月7日因加班值勤,將執法車開出,14時許,石某擅自離崗,駕車到勞動公園與朋友打CS,後與採訪記者發生衝突,造成極壞社會影響。事情發生後,區委、區政府高度重視,責成相關部門從嚴從快處理。對石某依據相關規定解除勞動合同並按公安機關處理意見處理。涉事部門向當事記者道歉慰問。對執法系統進行整頓,開展作風紀律警示教育。完善措施,嚴格規範公車管理。紀檢監察部門啟動問責程序,對相關部門和人員進行責任追究,嚴肅處理。”
  那麼,當時打CS的人中還有沒有其他行政執法工作人員?對於上班期間公車私用現象又如何監管?
  該局副局長雒睿傑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當事人為2006年簽訂合同的“臨時工”,跟石某在一起的為其妻子和朋友,跟他一組的其他城管都在巡邏值班。被開除前石某主要擔任司機工作。事發當天是周末,石某正在加班,進行市容管理。他巡邏的範圍並不包括蘇家屯區勞動公園,是在加班期間開著公車出去的。局裡嚴禁公車私用,並聘用人大代表、社會監督員對此監督監管。除了周末,局裡有考核組進行抽查。
  中國青年報記者問:“公車私用往往在周末最容易出現,如果無人舉報,考核組如何監督呢? ”
  雒睿傑稱馬上要開會,安排另一名工作人員介紹情況。
  該局組織委員姚玉華稱,現在聯繫不上石某,石某的直接領導正在接受調查也聯繫不上。
  記者註意到該局大廳LED大屏幕顯示:“嚴禁執法人員在工作時間無特殊情況不按規定著制式服裝,嚴禁執法人員不按規定使用執法車輛。嚴禁執法人員在執法過程中謾罵、侮辱、毆打執法相對人和群眾。為民執法是本,文明執法是魂。規範執法是形。執法要敬禮在先,示證在先,禮貌稱呼在先。”
  然而,據華商晨報整理,當事人石某曾表示,“一天天把你們閑的,吃飽了撐的。”“我沒領導。”“你算什麼玩意,別跟這種人說軟話。”“我打完你,回去自己寫辭職報告,今天就是要乾你。”“我犯法次數多了,怎麼的?”“我管他是乾什麼的呢,警察都照打!”
  那麼,以後如何杜絕這類行為呢?
  “你說怎麼能杜絕?公安局讓不殺人,那還有人殺人呢。”姚玉華稱,該局將進行整治,開展作風警示教育,完善各種措施,嚴格規範車輛管理。
  本報沈陽12月8日電  (原標題:沈陽一城管工作時間開公車到公園玩真人CS)
創作者介紹

CONTEST

gq26gqnex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