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劍
  湖南省藍山縣毛俊村曾是一個遠近聞名的“法外之地”:村霸橫行、幫派林立、宗族勢力各據一方。近年來,通過充實基層黨組織力量,建立公開透明的監督機制,用“國法村規”取代“江湖規矩”,村民的觀念和風氣發生了根本性變化。
  如今,這裡已成為湖南省著名的“民主法治示範村”和“新農村建設示範村”。
  從“混亂”到“示範”——由亂到治的“百姓村”
  地處“永州之野”的毛俊村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百姓村”——全村常住人口5100多人,姓氏多達103個。因水運而興的毛俊村是湘南木材和油茶的重要集散地。由於人多姓雜,宗族矛盾突出、社會治安狀況極差。
  村民們告訴記者,毛俊村一度活躍著“108大”、“72大”、“36浪”、“12爛”等多個幫派組織,他們欺行霸市、橫行鄉裡,“各唱各的調、各吹各的號”。
  “人多姓雜、幫派勢力猖獗,毛俊村吸毒販毒人員數量曾占到全縣的三分之一,刑事治安案件占毛俊鎮的70%。”曾在毛俊村主持過專項整治工作的藍山縣縣委常委、組織部長盤德平說。
  2003年,村裡一名幫派成員與鄰村村民因小事爭鬥並將對方打死,這起糾紛最後演變成一場數百人參與、曠日持久的大規模群體械鬥。對此,村支書廖仁旺記憶猶新。
  當年“刀光劍影”早已淡去。如今的毛俊村,不僅是湖南省“民主法治示範村”“新農村建設示範村”,還是“全國家庭教育示範村”“全國創先爭優先進基層黨組織”,集體經濟總收入已達到320萬元。
  “村裡的風氣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廖仁旺說,今天的毛俊村不僅吸毒販毒、打架鬥毆早已不復存在,而且實現了“百家姓、一條心”。前兩年,村裡搞工業園建設,需要平180多座老墳。雖然民間歷來就有“寧讓田和土、不讓妻和祖”的風俗,但不到兩個月內,村民們便主動把老墳都平了。
  從“講狠”到“講法”——用“國法村規”取代“江湖規矩”
  如果說過去的毛俊村是個典型的“講狠”不“講法”的地方,那麼如今的毛俊村“國法村規”早已取代了“江湖規矩”。
  36歲的廖國建是村納米活性炭廠的負責人。十年前,他是村裡“72大”幫派的“掌門人”。擼起袖子,廖國建手臂至今仍留著一道長長刀疤。廖國建說,那時他一門心思想在“道”上混出點名堂。
  “當時村裡講的是江湖規矩,誰的拳頭硬,誰說話就算數。”廖國建告訴記者,在他拉起“山頭”時,村裡3200多畝集體林場已被瓜分殆盡,村集體三個鋪面被人強占,村部辦公場所也被村民霸占,村幹部們開個會都沒有地方,那種環境下,大家只能講“狠”。
  變化始於2005年的村支兩委換屆選舉。在這次被村民們稱為毛俊村的“遵義會議”的選舉中,在外經商多年的卸任老支書廖仁旺被推舉重新出山。
  面對一片爛攤子,廖仁旺燒出的“第一把火”是組織了一次以普法為重點內容的“毛俊村思想解放大討論”。他一方面從縣裡請來工作組入駐,幫助村裡整頓社會治安,集中整治打擊幫派勢力和村痞惡霸;另一方面在村裡開展了一次人人參與的法制教育。
  為了讓習慣了用“江湖規矩”的村民們知法、敬法、守法,毛俊村的普法教育從最簡單的ABC教起——“你把我打傷了,我能不能叫人打你?”“別人砸了我家東西,我可不可以去砸別人家東西?”雖然只是一些簡單的法律常識,村民們聽起來卻津津有味。
  一番集中治理後,毛俊村被侵占的集體資產陸續收回,幫派組織也全部解散。在村裡的幫助下,廖國建、曾昭正等原來的“黑老大”也浪子回頭,成為村裡的致富帶頭人。
  由“講民主”到“守規矩”——築牢法治之基實現基層善治
  毛俊村由過去的“亂”到今天的“治”,變化從何而來?用村支書廖仁旺的話說,就簡單的兩句話——“事事講民主、人人守規矩。”
  “要讓村民聽幹部的,首先幹部得聽村民的。”廖仁旺說,在毛俊村,村民代表大會是真正的“最高權力機構”,所有重大事項都必須通過村民代表大會集體決策,出現爭議時一律實行票決。
  毛俊村還成立了一個由85名村民組成的監督委員會,負責對村支兩委的所有決策,包括重要事務和集體財務實行監督。年終,村監督委員會還要對全體村幹部進行測評,達不到60%票數的當場免職。
  不僅如此,毛俊村的民主還體現在村支兩委在管理上從來不唱“獨角戲”,由普通黨員和群眾組成的各種民間團體、社會組織在村級管理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廖仁旺告訴記者,目前,毛俊村成立了關心下一代協會、老年科技協會、籃球隊、舞獅隊等十多個群團組織,絕大部分村民都是組織成員。村裡的大小事務,有許多都是這些組織牽頭張羅,根本不需要村幹部費什麼心。
  在充分發揚民主的基礎上,在毛俊村“規則意識”也越來越深入人心。廖仁旺告訴記者,村裡大大小小的規章制度有厚厚一撂,大到事關全村的重大項目建設,小到一支筆、一瓶墨水的開支,事事有章可循。
  在毛俊村的財務公開欄里,張榜公示的大大小小開支明細多達上千項,最大的開支一百多萬元、最小的只有三元錢,每一筆都清清楚楚地標出了經手人、在場人、驗收人。廖仁旺說,村裡不僅制訂了詳盡的村務和村務公開細則,而且從他開始,所有的村幹部在上任之初便公開承諾——“貪污一分錢、認罰一萬元。”
  幹部“守規矩”,群眾也就“敬規矩”。多次來毛俊村調研的藍山縣委書記何沖龍說,毛俊村的實踐充分證明,只要搞民主就能換民心、只要講公正就能贏公信、只要樹正氣就能得正義、只要守規矩就能有規範,從這個意義上說,毛俊村的由亂到治,也折射出基層法治建設的規律。
  (新華社長沙9月22日電)  (原標題:“百姓村”巨變)
創作者介紹

CONTEST

gq26gqnex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